关天岐

我行我素。

【吕云】无题

吕布第一次看到赵云,是因为貂蝉。
那个绝美的舞姬啊,举手投足都有魅惑人心的力量的舞姬,传说中吕布喜欢的舞姬,她眉眼弯弯,正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有说有笑。

她从来没对我这样过。在一旁的吕布想。

便不免多瞧了那人一眼。那男人长得很好看,湛蓝瞳眸像是海洋,理智而又无情。眉宇间是英气,还有遮掩地很好的血腥气。眉头稍皱着,心不在焉,眼神游离,神色略有一丝局促。

或许是貂蝉贴的太近了…沾过血的人,却是难得的纯情啊。吕布又想。

他心里没觉得难受,也没有想上去砍这个男人的欲望,所以他一直坐在旁边发愣。直到吕布如梦初醒般晃过神来,只有两个字准确无误地被他耳朵捕捉。

“…赵云。”


赵云第一次看到吕布,是在战场。
嗜过血的长戟破空挥动,染了红的盔甲早已残破无用…虽然如此,那个男人仍然支撑着,即使对面有两人而自己状态不佳。赵云远远地瞧着,他眸底的情绪是掩不掉的,和自己一样有着对鲜血的渴求的光彩。

赵云莫名停下支援的脚步,银枪竖地震尘纷纷。他突然对这个对手产生了兴趣,或许别人眼中那人只是负隅顽抗,赵云却对他的表现有莫名信心。直到二连击破传来,赵云才拾起长枪虚晃,脚步轻捷赶在残血的对方回城以前将其击败。

他或许实在是累坏了也没反抗多少,赵云也没在意精疲力竭的他是否知道是谁将自己终结。看着他倒下的身躯,赵云手掌轻覆枪柄松松握握,扬唇笑了笑。

“吕布。”

评论

热度(28)